煤炭价格的急剧上涨引发了对煤矿的争夺,过去煤矿的成本为5000万元,现在股东的成本为数亿元。

西报道煤价不断上涨,不仅令资本市场上“煤飞色舞”,也引爆黑龙江鸡西新城煤矿九采区九井的经营权争夺战。据西方报道,煤炭价格的上涨不仅在资本市场上引起了“煤的飞扬”,也引发了黑龙江省鸡西新城煤矿第九采区第九口井的经营权之争。

当煤炭价格在2014年跌至低点时,该矿折价5000万元,很难找到投资者接受这一报价。

如今,它的价值已飙升至1亿多元。

然而,激烈战斗的三个煤矿股东还没有享受到煤炭价格上涨带来的红利,而这种猛烈的攻击可能会让他们错过最好的收获时机。

在法人看来,如何解释被指存在漏洞的股份转让协议将决定矿山经营权的最终归属。

该协议存在争议的矿井位于黑龙江省鸡西市北部,鸡西市是东北地区最大的煤炭城市,隶属鸡西矿业集团新城煤矿。

1999年,矿主苏志国“投资”了新城煤矿九采区九号井的承包经营。该矿最初由一家国有企业所有,需要翻修。苏志国完成了煤矿改造,并办理了相关手续。

2014年11月,由于煤炭价格大幅下跌造成的财务困难,苏志国决定将该矿定价5000万元,吸收张友生和郭金海入股,并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记者注意到,股份转让协议规定,张友生和郭金海分别出资1750万元和1500万元从苏志国手中购买35%和30%的股份,但这笔钱并没有直接支付给苏志国,而是投资于矿山的重建。

协议还规定,购买股票的两个人只需履行部分义务,即分别投资1000万元和900万元。

矿山盈利后,两人用他们应得的利润支付给苏志国,作为股份转让价格的冲抵。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苏志国表示,该协议是仓促签署的。细节没有仔细考虑,存在漏洞,导致误解。

他承认,他在转让价格和支付方式方面做出了让步,因为当时煤炭价格正在下跌,转型压力更大。

苏提到的漏洞是,如果投资没有达成一致,生产就无法完成,该如何处理争议。

许多年后,这个问题出现了,导致了矛盾的爆发。

事实上,即使引进了两个新投资者,完成了约2100万元的投资,该矿也无法正常生产,只能小规模生产,没有任何利润。

这意味着,在将大部分股份转让给两人后,苏志国未能获得任何回报。

在张和郭写给苏志国的一封信中,张和郭坚持认为苏志国没有权利要求他们支付股份转让,因为没有产生利润。

另一方面,根据协议,合同签订后,该矿的管理权将移交给持有35%股份的张友生。

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苏志国既没有获利,也没有将矿山经营权移交给他人。

此外,由于经营不善,该矿仍欠工人工资、保证金、行业管理费、材料费等。

欠薪事件引起矿工向上级机关申诉,并引起鸡西市政府的密切关注。在持续的压力下,前矿主苏志国不得不从其他国家借钱来解决拖欠工资的问题。

2016年7月16日,苏志国向郭、张发出通知,要求取消股权转让协议,收回矿山经营权,理由是双方未能履行合同主要条款。

张和郭随后于7月27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协议、清算资产和分割合伙财产。

而苏志国立即提出反诉,也要求终止协议,但主张张和郭应归还所涉及矿区的经营资产和所有经营权,并消除障碍。

苏还指出,张和郭属于不同的主体,有不同的争议对象,不符合共同原告的条件。

据报道,此案仍由鸡西市城子河区人民法院审理。

谁有权操作?据了解,在相关诉讼材料中,张和郭认为,根据协议,他们已经支付了2100多万元,超过了协议中约定的1900万元,并且还支付了苏志国,即他们已经完全履行了协议。

他们认为苏要求撤销协议的理由是无效的。

然而,苏志国认为,张和郭投资的2100万元是投资基金,而不是股份转让基金。

因此,双方未能履行协议的主要条款,根据合同法的相关内容,他有权终止协议。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事经济学院副教授韩波和戴孟勇均认为,如果苏志国没有收到股权转让款,他有权依法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从程序上来看,如果苏向张和郭发出解约通知,而他们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提出异议,股份转让协议将被解除。

因此,苏志国有权要求张和郭返还所涉及矿区的经营资产和所有经营权。

到目前为止,该案仍处于庭审阶段。

然而,当此案被审理时,矿井竞争十分激烈。

相关图片显示,双方使用了几十支队伍对抗对方,其中一些人被殴打致死。

最后,张和郭强行控制了矿井,赶走了矿工,锁上了大门,矿井关闭了。

失去控制的一方提出了投诉。

令他们吃惊的是,“寻衅滋事”和“扰乱公共秩序”的指控被公安机关驳回,认为不构成“危害生产经营罪”。此案未获受理,并在检察院的监督下存档。

苏志国还认为,公安局拒绝立案是一种不作为,并已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尚未得出立案或不立案的结论。

“公安机关的这种行为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是对违法行为的纵容。

”苏志国说道。

记者在郭、张的诉状中看到,他们的诉讼主张是:依法清算和合伙财产分割。

然而,苏志国认为,“分割合伙财产”的表述存在问题,应该是股份投资基金或转让基金的返还。

苏认为这是一场支付诉讼,与“合伙”无关,因为矿井属于他。

民商法专家认为,如果双方因财政困难无法产生,目前的僵局可以通过清算来打破。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谁拥有管理权?苏志国的法定代表人张白河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相关合同应当解除。

因此,苏志国将请求法院排除阻碍,领导煤矿的经营和生产。

记者了解到,合作中出现争议的原因在于煤炭价格上涨。

据说该矿的煤质是鸡西最好的之一,目前的价值大约是原价5000万元的两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