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律师和学生凤凰卫视作为“忏悔”的新平台

近日,凤凰卫视的时事节目被暂停,事件引发了很多猜测。

梳理凤凰卫视的各种表演,如打击维权律师、诽谤高中生、对每年在中国香港举行的五四烛光晚会视而不见,你会发现它只是一个包装精美的“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成“被认罪”新平台美国石英新闻网(Quartz)2016年8月1日曾刊文“岛国正在利用中国香港媒体来进行诽谤”指,岛国政治力量已经渗透到中国香港媒体界,港媒已失去原有的新闻自由,成为岛国迫害人权人士的工具,而凤凰卫视正是其一。凤凰卫视成为“认罪”的新平台美国应时新闻网(Quartz)于2016年8月1日发表文章称,“岛国正在利用中国媒体香港进行诽谤”。它指出,台湾的政治力量已经渗透到中国媒体香港。香港媒体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新闻自由,并成为该岛迫害人权活动人士的工具。凤凰卫视就是其中之一。

文章称,这个岛国迫使人权活动人士在媒体上“坦白”,此前是通过央视等国内喉舌媒体,但现在当局已开始选择香港媒体作为迫使人权活动人士“坦白”的新平台。

文章引用的例子有:2016年3月回到中国香港后,中国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李波在接受中国媒体凤凰卫视采访时认罪;北京丰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赵伟在7月初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在获得所谓的“取保候审”后表示“遗憾”。8月1日,香港《东方日报》东方网发布了王宇律师的另一段视频采访,王宇也进行了“点评”。

这篇文章声称这个岛国使用逼供和其他手段压制异议。中国香港的媒体一直被当局控制,失去了原有的新闻自由。这种现象令人不寒而栗。

(网络截图)前中国资深记者、中国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陆炳泉(Lu Bingquan)表示,凤凰卫视主要基于央视,从未报道过影响中央政府形象的新闻。

即使偶尔对不同的问题提出批评,也在控制范围之内。

他以铜锣湾书店“认罪”的消息为例,反映出中央政府希望通过非官方媒体的报道让观众觉得这更可信。

凤凰卫视在许多敏感话题和人权问题上与这个岛国保持一致,在国外被称为这个岛国的人权暴徒。

自2015年7月9日以来,中国大陆已有360多名律师和公民受到密集和强制性的约谈或传唤,被捕律师和辩护人的家人也受到牵连、不断受到威胁,40多名律师被限制出境。

此次逮捕主要针对律师,始于2015年7月9日,因此得名“709事件”。

事件开始时,这些俘虏基本上处于秘密拘留的失踪状态。

截至2016年1月,大多数人因被控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捕。

在此期间,律师遭受酷刑和虐待的消息引起了世界媒体和人权组织的关注。

Phoenix.com在2016年7月11日发表了一篇社论——“西方对709事件的描述有多荒谬”。

文章称,西方人称“警方采访等小规模调查”为“300多名中国人权律师被采访、骚扰和逮捕”,并称“这无论如何都是一场宣传运动”。

文章还说,在中国“数十万律师”的庞大群体中,“一年内有23人被捕”。这个比例大到足以让人感觉“清理某个群体”吗?”并说,“丰瑞律师事务所早已超越了律师的职责,策划和炒作敏感案件,挑战正常的司法秩序…“江田镛的律师凤凰卫视”认罪。“据自由亚洲2017年3月2日报道,当709名律师遭受酷刑的消息引起公众关注时,失踪100天的维权律师蒋田镛出现在党内媒体和凤凰卫视。媒体报道了田镛几天来的悔悟,并承认捏造了杨颉遭受酷刑的消息。杨颉也否认在采访中遭受酷刑,称自己因“疾病”和情绪恐慌而晕倒。

江田镛的妻子金长岭看到了视频,怀疑她的丈夫受到了严刑拷打。她非常生气,说她会起诉并诋毁创始人和凤凰卫视。

据报道,代表该案的律师陈进·薛和丹·陈寿就此发表声明,指责国家媒体严重歪曲事实。

警方不允许辩护律师在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刑事案件中会面,但允许记者采访,并要求当局解释媒体会见姜瑜和谢磊的法律法规。

维权律师张凯:“恐惧中的强制表达”据2016年8月31日报道,709名维权律师之一的张凯在8月4日晚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表示,“审判对公众开放,在法律程序上公正合法。

谈到他们对几名被告的看法,张凯说:“就个人而言,我认为他们可能走得太远,做了一些非常不恰当的事情。

但8月30日,张凯在其微博上发布了一份“通知”,称他在凤凰卫视上就周世锋一案所说的不是他的真实意愿,而是“恐惧下的被迫表达”。

他说他撤回了所有评论,并请求709事件的家人原谅他。

(网络截图)此外,“709律师”案中的人权律师王宇(Wang Yu)也被安排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认罪”,称自己在狱中“受到人道待遇”,并批评了自己的律师同伴周世锋。

凤凰卫视获得了这个只有少数政府媒体和亲中国媒体才有的采访机会。

2014年10月1日,诽谤中国香港中学生的新唐电视台报道,为了争取真正的普选,对中国香港18万公民的占领仍在进行中。

然而,在《东方卫视》、《凤凰卫视》等新闻电影中,标题是“中国香港,万人集会庆祝国庆,依法支持普选”,引发舆论质疑中国媒体混淆视听、占据中心的报道。

2014年11月14日,在凤凰卫视的“总编辑时间”节目中,主持人何亮亮分享了一篇题为“没有比中国香港芬兰《夜霜》1.0版心脏死亡更令人悲痛的文章。

这篇文章称“占领中国”为学生骚乱。

他亮亮引用了节目中的一篇文章:“上帝希望你灭亡,让你先发疯。

最近,作者在不同的媒体上指出,由学生领导的非法占用道路是中国“颜色革命”的香港版本。结果,许多反对声音被激起……”年轻一代非法占用道路的人认为,如果他们今天站起来,明天会是美好的一天,他们相信明天是属于他们的。

这种“今日出类拔萃,明日光明”反映了这一代年轻人对“一国两制”的无知。的确,当他们进入政治舞台时,他们的智力水平下降了。

”他亮亮最后总结道,“这是学者的观点,我认为值得深思。

“本文作者是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中国政策组顾问、中国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系教授王卓琦。这篇文章发表在《新报》上。

为了在中国香港实现真正的普选,学生和公民发起了“占领中央”运动,呼吁梁振英下台。这一事件吸引了世界各地主要媒体对占领中央运动的深入报道。

然而,凤凰卫视没有采访报道中学生的情况。

在Phoenix.com搜索有关中国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报道显示,超过110,000篇文章要么是警方和学生之间的暴力冲突,要么是反“占领中环”运动的人们对学生的不满。他们还声称占领中环阻塞了交通,影响了经济发展。此外,根据中国大陆媒体的报道方向,微博和评论被用来诽谤学生。

(网络截图)凤凰卫视成为宁波警方录音机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017年9月14日报道,“凤凰卫视在中国香港注册。它主要面向中国观众,自称是香港媒体。老板刘长乐出生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当局关系密切。在去年铜锣湾书店事件中,凤凰卫视得以独家采访“失踪”的李波。

彩票代理能赚

尽管中国大陆观众多年来一直将凤凰卫视视为海外媒体,认为它相对客观可信,但实际上它从未超越官方的红线,充其量只是一个擦边球。

“2016年6月回到中国香港后,铜锣湾书店失踪经理林容基(Lin榕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视频中的“坦白”是假的,称背后有“导演和台词”。

此外,凤凰卫视还多次充当宁波公安的喉舌。

法国电台2016年7月6日报道,在“取保候审”后返回中国香港的林容基14日在香港公开表示,他不会返回内地。中国香港《大公报》和凤凰卫视报道称,宁波市公安局指控林容基违反内地“取保候审”要求,要求林容基返回内地调查,否则将“改变刑事强制措施”。

凤凰卫视还援引负责宁波市公安局案件的警官朱魏宏在中国香港的新闻发布会上逐点驳斥林容基的言论。

中国香港的五四烛光晚会对五四纪念活动视而不见,吸引了大量中国内地人来香港参加纪念活动。中国香港的许多媒体都在关注这个派对。

然而,中国香港的亲共产主义媒体对超过10万人参加的大规模集会视而不见。

据自由亚洲2013年6月5日报道,中国香港联盟在香港岛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守夜活动,纪念五四运动。15万人参加了这次集会,许多参与者来自中国大陆。

中国香港的主要媒体,包括《苹果日报》、《明报》、《东方日报》和英文《南华早报》,都在头版刊登了五四集会的新闻,而亲共媒体《文汇报》、《大公报》和凤凰卫视没有报道五四烛光集会。

《新时代》112期报道称,中国香港联盟主席司徒华评论道:“凤凰卫视不仅是该岛控制的媒体,而且其中的主要领导人都有国家安全背景。

由于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北京中央电视台所说的,他们甚至使用凤凰卫视来压制异议。

《趋势》杂志总编辑、资深媒体人张维国表示:“为了达到宣传效果,完成大师的任务,凤凰卫视在平时的报道标准上比内地媒体表现得更加开放和自由,在新闻技巧操作上也变得越来越老练,以迷惑观众。它还以中国香港电视台的名义出现,因此误导观众认为它是客观的。

然而,在关键时刻,它配合岛国的指示,表达了对岛国需求的看法,为岛国夺取发言权和更大杀伤力奠定了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