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东光电锻造行业与资本双链仅通过市场打破石墨烯应用的差距

大约六年前,石墨烯的概念首次进入a股市场。当时,有四只恶魔股票。被称为“材料之王”的石墨烯一进入资本市场就遭遇“杀戮”,然后一哄而散。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石墨烯制备技术在政府科研基金的支持下变得越来越成熟。它早已走出实验室,投入大规模生产。然而,由于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石墨烯下游产业的应用还没有实质性突破,真正需要资本市场的最大支持。

今年7月8日,徐东光电(000413。SZ)专门生产液晶玻璃基板,推出了一款备受瞩目的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产品“烯烃王”,震惊业界。这引发了许多卖家分析师访问该公司进行研究。这些分析师发现,这种移动电池产品只是石墨烯行业公司的一张“名片”。在它的背后,徐东光电已经规划了一个从准备到最终应用的完整产业链。

记者还注意到,伴随这一产业链的是徐东光电在上市公司平台上搭建的一系列资本平台,涵盖早期孵化和中晚期产业并购。

事实上,解决石墨烯科研与产业脱节的最有效途径是营销石墨烯的制备和应用,并在企业平台上嫁接一个健康、多层次的投融资体系。

徐东光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忠辉接任上海碳源辉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后,没有一夜暴富,向公司销售部提出了要求。所有出售的石墨烯产品必须让他知道它们在哪里出售以及它们的用途。

在过去的几年里,石墨烯在国内的生产和营销中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圈子。

由于下游应用开发不成熟,石墨烯的主要需求来自科研机构的实验室。他们对石墨烯的价格不敏感,主要来自他们自己的小需求。然而,下游需求无法释放,没有企业愿意大规模生产石墨烯。如果没有规模效应,石墨烯的价格自然会居高不下。

石墨烯作为一种高效导热导电材料,目前可以用来产生效益,主要集中在电极材料和防腐涂层上。然而,这两种应用的前提也是石墨烯的制备成本应该降低。

今年3月,徐东光电支付了上海碳源汇谷50.5%的控股权。然而,该公司当时生产的石墨烯仍处于中试生产线水平,产业化尚未完全开放。

然而,仅仅三个月后,上海碳源谷开始在江苏泰州投资建设石墨烯锂电池项目。根据计划,该项目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将首先建成年产3吨的低成本、高质量单层石墨烯生产线。作为下游应用,年产300吨锂电池的正负电极材料生产线将以互补的方式建成。第二阶段,将建设1.5亿WH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单元生产线和与其产能相匹配的PACK生产线。

9月初,徐东光电泰州项目投资增至16.5亿元。

扩建后,石墨烯生产线的规模将从每年3吨增加到100吨。锂电池正/负极材料将从300吨生产线的建设大幅度扩展到每年3000吨石墨烯包覆磷酸铁锂、每年3000吨石墨烯包覆三元材料和每年5000吨石墨烯包覆负极材料。同时,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和电池组的年容量也大幅增加至1GWH。

据王忠辉介绍,该公司目前拥有单层石墨烯生产线,年产量为3吨。经过后期工艺改进,石墨烯的生产成本大大降低。目前的价格是每克20-50元。人民币价格仅为目前单层石墨烯最高市场价格的1%。

随着公司配套锂电池材料线的完成和下游的进一步拉动,公司单层石墨烯的价格仍在下降空。

当然,上海碳源辉固的石墨烯产品也不对消费者开放。由于锂电池应用是石墨烯目前最重要的应用,公司已经投资建设锂电池正负极材料生产线,并将介入锂电池行业,公司的战略只能将石墨烯向下游销售给其他行业或行业的公司。

工业应用的终点是消费者愿意为最新技术付费。因此,石墨烯在锂电池正极和负极材料中的应用只延伸到产业链的中间。未来,这些石墨烯基锂电池能否成功应用于动力电池、新能源汽车,以及如何构建新能源汽车和快速充电设备的运营和商业模式,将真正决定空。

“预计石墨烯今年将对公司的收入做出少量贡献。然而,徐东光电并不急于在石墨烯行业“吃蛋糕”。只要掌握了核心技术,赚钱就不会一蹴而就。

“在王忠辉看来,从2016年到2018年的三年中,中国石墨烯产业将有一个小的收获期,但同时也将是一个播种期。

市场总是会更有效率。除了徐东光电副总经理和上海碳源汇谷董事长之外,王忠辉还拥有徐东光电全资子公司深圳旭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根据公众职位描述,王忠辉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徐东光电在石墨烯行业的投资和发展。

今年3月,徐东光电与四川省德阳市政府共同发起成立“徐东德阳石墨烯产业发展基金”。一个月后,徐东光电与江苏省泰州市政府共同发起成立“徐东泰州石墨烯产业发展基金”。这两个产业基金与公司自身的产业和资本平台形成了协同关系。

王忠辉不会放弃石墨烯领域的任何宝贵投资机会。如果这些投资目标与徐东光电业务有一定关联,如锂离子电池应用或透明导电膜和热管理材料应用,徐东的直接投资将进一步孵化。对于那些与公司业务关系不大但技术领先的项目,公司将选择通过工业基金参与投资。

“目前,石墨烯产业链中约有400家公司正在联系我们,其中200家在中国,200家在国外。

“对于这些初创企业来说,其中大部分处于潜伏期,王忠辉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来确定他们的应用技术是否真的具有投资价值。尽管手里握着数亿元的工业资金,王忠辉还是有点吝啬。”拿走我们的钱比拿走政府的支持基金要困难得多,我们的评估指数也高得多。

我们接触了如此多的投资项目,但真正向前推进并可能获得财政支持的项目并不多。我们可以考虑我们对项目的批评。

” .

投资者和金融家之间的博弈通常会使资本市场比行政手段更有效率。

对于一个潜在的投资标的,投资方和融资方在初期都会表现出一些谨慎,融资方并不希望失去控制权,而站在投资方的角度,好的项目当然希望全资收购,但是对于一些高风险项目也需要进行必要的风险隔离,因此,自有资金和产业基金的搭配,在充实自身实力的同时,也会让东旭光电在投资决策上拥有更大的余地。对于潜在的投资目标,投资者和金融家在初始阶段都会表现出一些谨慎。金融家不想失去控制。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好的项目当然希望被全资拥有,但对于一些高风险项目来说,也需要进行必要的风险隔离。因此,自有资金和工业资金的匹配,在丰富自身实力的同时,也将让徐东光电有更多的投资决策空间。

从孵化基金到产业基金,再到上市公司平台,与徐东光电在表面上布局的整个石墨烯产业链相比,这种覆盖不同风险投融资需求的隐性资本平台链,在石墨烯行业未来进入爆炸式增长阶段之前,可能不会给徐东光电带来强劲推动。

根据王忠辉的预测,当围绕石墨烯应用的商业和运营模式获得实质性突破时,一旦以石墨烯为核心的生态链完成,整个石墨烯市场将完全开放。

在这样一个快速增长的产业背景下,传统产业的内生增长显然跟不上产业的步伐。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外延增长,双轮驱动必然会帮助企业更快地建立竞争优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