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舒洁:高等教育是北上官居的关键

最近,国务院的户籍制度改革是中国消除城乡差别和城市户籍制度的历史性突破。

其中,进入特大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的规定最为严格。

然而,如果你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很年轻,你可以很容易地在广州入籍。

要想轻松进入上海,基本门槛必须提高到博士学位。

例如,广州的分数是60,而学士学位的分数是60。

这表明,只要你有学士学位,就很容易入籍广州。

上海的入籍分数是120分,博士学位的分数是110分,比最低入籍门槛低10分。

然而,如果你不到50岁,你可以获得10分以上。

换句话说,年轻医生可以直接在上海入籍。

北京和深圳的积分尚未公布。

国务院允许一个城市,一个户籍政策。

政策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以及城市可以接受的人口压力的差异都被考虑在内。

对于人口不到50万的小城市来说,完全放松户籍管理将有力地促进农村人口向这些城市的转移。

大中城市不需要积分,只要符合一定年限的居住条件,有适当的工作、住房(租赁)、依法纳税和社会保障,就可以入籍,最长年限为5年(大城市)和3年(中等城市)。

据信,学历高的农村移民和年轻人进入非大都市地区的条件会更加宽松。

在未来五年,数亿农村户口有可能转移到城市户口,随着新移民、学生和移民家庭的增加,中国的城镇化率将大大提高。

为了满足这么多非户籍居民的社会服务需求,中央和地方政府将投入大量资金到城市服务体系中,大力推动以服务业为主体的城市经济发展。

投资需要钱,但它从何而来?(1)中央财政拨款转移将大幅增加;(2)地方政府应适当增税,开辟新的税源;(3)城市经济的大发展,特别是在社会服务领域,将为地方政府提供更多的税收;(4)新增人口将促进城市经济更快更好的发展,分散的农村资源将更加集中在城市;(5)城镇化率的提高必将促进人均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为城市增添新的增长动力和税源。

一方面,它考虑到大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的人口和资源压力,另一方面,它还旨在减少城市发展的不平衡,释放各种因素的生产潜力。

最后,城市化率的快速提高,有可能继续推高城市房价,有利于已经获得城市户籍,而且拥有多处房地产的城市居民。最后,城市化率的快速增长很可能会继续推高城市房价,这对已获得城市户籍并拥有多处房产的城市居民有利。

在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城市内部收入和财富差距的增大是不可避免的。

此外,这种城市化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增加城市之间的人口和资源差异以及城市质量。

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将集中在特大城市和大城市,中小城镇人口素质相对落后。

这是社会发展的纠结,也是无可避免的无奈。

要真正消除地区差异、城市差异和城乡差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