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制造业的加速退出并不可怕。

2月5日下午,日本著名钟表公司西铁城宣布清算和解散广州生产基地,10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2014年12月17日,微软计划关闭诺基亚在东莞和北京的工厂,裁员总数超过9000人,加快生产设备向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工厂的运输。

同时,一些其他知名的外资企业,如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等。计划进一步推动制造业基地迁往日本。

优衣库、耐克、富士康、川景电气、果洛、三星等世界知名公司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了新工厂,加快了从中国撤出的步伐。

[雷雨智库]首都有敏锐的嗅觉。

从股市来看,整个外资都在退出a股,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信心似乎大幅下降。

这种疲弱的资本流动与俄罗斯在货币危机和油价大幅下跌背景下规避风险的意愿有关。

此外,央行降息缩小了中美之间的利差,降低了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人民币贬值和a股快速上涨给全球基金带来了盈利机会,助长了外资外流。

没有利润,就没有早。

外资的撤出有更现实的因素,即利润和回报空正在急剧下降。

(1)外国企业在华生产成本上升,利润空下降。

近年来,各地土地成本持续上升,环保要求不断提高,税收优惠力度越来越小,外商在华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就业成本甚至大幅上升。

(2)外国企业在华竞争力大幅下降。

微软、诺基亚、松下等知名国际企业大多是中国下一步需要调整的低端制造业,本土企业完全有能力与这些知名国际企业竞争。

外资撤离对中国经济的暂时影响不容忽视。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劳动力太廉价的人口大国。

这些世界知名企业撤出中国也将导致许多员工失业,这无疑是对中国的严峻考验。与此同时,外资企业的退出对于提供配套产品或服务的中国制造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激进的步骤。

一旦外资撤出,为这些企业提供包装、印刷、电子电器、金属模具、化工产品等产品的制造商将面临订单锐减和产能严重过剩的困难。

2015年,中国制造业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然而,一切都分为两部分。尽管一些外国公司关闭了中国的生产线,但没有必要夸大负面影响。

(1)中国制造业仍然具有强大优势。改革开放30年积累的中国制造业产业链和劳动力素质仍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2)在利润空和市场竞争力下降时期,外国公司进行了早期战略调整,这也反映了它们灵活的管理战略。

这些企业离开中国的大部分生产能力是低端制造业,这也是中国下一步需要调整的行业。此外,中国本土企业完全有能力在这些领域与它们竞争。

(3)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的比重在下降,但服务业利用外资的比重在强劲增长。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吸收外资的结构已经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服务业吸收外资占比上升,达到55.4%,高出制造业22个百分点,2015年1月数据则显示,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已占全国吸收外资总量的66%。服务业吸收外资比例上升至55.4%,比制造业高22个百分点。2015年1月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实际利用外资占国家吸收外资总额的66%。

它已成为吸收外资的新增长点。

中国制造业应该如何应对?一方面,在经济转型时期,我们还需要调整结构和布局,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做好国内加工业的逐步转型升级工作。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提高对服务业的开放程度。

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制造业应不断提高附加值和技术含量。

为了推动“走出去”战略的实施,现阶段当然有必要不断加大政策倾斜力度,反映出对高新技术和高附加值项目的进一步倾斜,并尽可能保留这些外资项目。然而,也不可能对其“走出去”战略持完全抵制的态度。相反,要从“走出去”入手,实施“走出去”战略,使外资企业的“走出去”和中资企业的“走出去”形成良性互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