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说”应该与“做”一致

1.3月28日在中央银行网站上发现,为了贯彻党的十八大和三、四、五中全会精神,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五次和第六次全体会议,为根据《中国制造业2025》和《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的要求,加强和改善对制造业强国建设的金融支持和服务,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联合发布了《制造业强国建设金融支持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2.太重要了。

这份文件的出现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需求,我们过去金融努力的方向已经偏离。

第二,我们现在必须纠正偏差。必须“积极发展和完善支持制造业强国建设的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完善制造业金融服务,促进制造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提高质量和效率,“创新和发展符合制造业特点的信用管理体系和金融产品体系”。

3.一般来说,意见的“务实”部分只有三个方面。首先,金融服务的专业化和精细化可以通过建立先进的制造业融资部门以及技术和金融专门机构来提高。

规范制造企业集团金融公司发展,稳步推进企业集团金融公司“延伸产业链金融服务”试点工作。

同时,应敦促银行“大力发展产业链中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有效满足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需求”。

还有“加快制造业金融租赁业务的发展,支持制造业企业设备和产品销售的升级”

完善并购重组融资服务,支持企业通过并购重组实现产业整合。

4、第二,合理考量制造业企业技术、人才、市场前景等“软信息”,运用信用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等方式,积极满足创新型制造业企业的资金需求。4.二是合理考虑制造企业的技术、人才、市场前景等“软信息”,利用信贷和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积极满足创新型制造企业的资金需求。

稳步有序推进投贷联动试点,为科技创新型制造企业提供有效的资金支持。

有效选择最佳方案,帮助强者,有效防范和控制风险。

5.第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大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金融支持。

加快高新技术制造企业和先进制造企业融资上市,设计开发符合先进制造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特点的创新债券品种,支持制造业信贷资产证券化。

要充分发挥保险市场的作用,积极开发保险产品,促进制造业发展,扩大保险资金在制造业的投入。

6.这些措施都很好,但我不得不对它们的可行性和着陆结果表示怀疑。

原因:第一,金融偏离实际经济需求的根源并不在于金融机构,而是金融改革的推进创造了“不利于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客观环境”,如货币投机的良好无风险回报空和对货币投机爆炸性扩张的容忍度;例如,“锁长放短”的长期货币操作构筑了中国金融的短期发展趋势等。

这些不是商业金融机构可以面对的市场环境。适合实际经济需求的长期资本极其稀缺,而且越来越稀缺。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商业金融机构被迫为长期资本融资,期限错配的风险会增加,财务杠杆的风险会增加,商业金融机构收入对风险的覆盖会进一步推高企业的融资成本。

7.第二,“合理考虑制造企业的技术、人才、市场前景等“软信息”,利用信贷和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积极满足创新型制造企业的资本需求”。

这样的请求是“无效的”。

因为它违反了金融机构自身运作的规律,也不符合人类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规律,所以这样的要求,或者最终成为巨大的金融风险,或者成为“炫耀”或装饰。

8.第三,在金融机构内设立“先进制造融资部或技术金融特许机构”,是否有可能增加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我的问题是:建立这样一个部门所需的资金来自哪里?如果我们尽最大努力将金融资源引向这个方向,其他传统行业的金融资源在质量和价格上会不会更差?9.我认为,作为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等政府部门,核心和关键是创造一个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能够满足实体经济需求的金融环境和资本环境,而不是老是向他人提出要求,为所欲为。

这样,肯定会导致“言语”和“行为”的不一致。

就目前中国的形势而言,面对“金融去物质化”,金融当局需要尽快检讨自己的错误,这是最重要的任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