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为土壤和水的抗生素污染买单?

抗生素滥用不是一个新话题。

然而,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仍令公众惊讶:2013年中国使用了162,000吨抗生素,约占世界消费量的一半,其中52%用于动物,48%用于人类,超过50,000吨抗生素被排放到土壤和水环境中。

与国外相比,中国河流中抗生素的总浓度相对较高,实测浓度高达7560纳克/升,平均为303纳克/升,而意大利为9纳克/升,美国为120纳克/升,德国为20纳克/升。

就排放强度而言,珠江流域、海河流域和长江下游是中国最高的。珠江三角洲和京津冀地区抗生素的年排放强度为79公斤/平方公里至109公斤/平方公里。

专家表示,环境中抗生素的来源包括生活污水、医疗废水、动物饲料和水产养殖废水,而水产养殖行业滥用抗生素是主要来源。

在以前的印象中,抗生素滥用只存在于医学领域。

情况也是如此。原卫生部制定并于2012年8月1日实施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也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抗菌秩序”。该方法将抗菌药物分为三个管理层次:无限制使用、限制使用和特殊使用。它明确规定了各级医生的处方权。严重违反规定使用抗菌药物的医生将被吊销执业证书。

医生对抗生素的滥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但出乎意料的是,抗生素在畜牧业中的使用显著增加。

为什么抗生素应该在饲料中大量使用?这与现代水产养殖的特点有关,现代水产养殖有两大技术特点:为了快速生产大型猪和家禽,必须饲喂动物蛋白;为了防止猪和鸟生病,必须注射抗生素。

上个世纪,美国国会技术办公室指出:“目前的养殖业集中在高产、高密度和令人窒息的养殖环境中。

在某种程度上,抗生素的定期使用维持了这种培养模式。

“抗生素喂养在包括猪、牛、鸡和鸭在内的大型农场很常见。

简而言之,使用抗生素最直接的原因是盈利能力。在拥挤的饲养条件下,在动物饲养周期中饲喂少量药物可以保证动物健康,增加产量,降低防控成本。

然而,这种方法会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这种耐药性可通过环境和食用上述动物的肉制品传播到人体。

从国外管制抗生素的经验来看,在严格限制抗生素使用的头几年里,动物疾病将大幅增加。

以欧盟为例。从2006年1月1日起,所有成员国都禁止对动物使用抗生素促生长饲料添加剂。

然而,这样做的成本是巨大的,水产养殖的成本增加了8%-15%。

前两年,瑞典养猪业消耗了至少7万吨饲料,仔猪腹泻发病率从1%-15%上升到50%。

在丹麦水产养殖禁止抗生素的第一年,生猪发病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所有这些直接成本大多由农民承担,当然,政府可以以农业补贴的形式返还。

并非所有国家的所有农业生产者和利益攸关方都愿意承担这些成本。

例如,在美国,早在1972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成立的一个特别调查小组就证实了水产养殖和细菌耐药性之间的关系。此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1973年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相关公司提交研究报告,证明在动物饲料中使用某些药物不会促进人体内细菌的耐药性。

1977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提案,禁止在动物饲料中使用青霉素,并限制四环素和金霉素的使用,但该提案遭到制药业和农民的抵制。

制药公司和畜牧业的代表认为这是“对自由企业的攻击”。一旦限制令下达,畜牧业成本将大幅增加,畜牧业将无法满足市场对肉类的需求。

受农业和制药工业利益的支配,国会以“缺乏决定性数据”为由拒绝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提议。

根据时任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唐纳德·肯尼迪的说法,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限制抗生素的使用是合理的,但是来自农业和制药行业的强烈抵制让他们付出了战争的代价。

这种情况直到2013年才改变。

2013年12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表示,正在逐步禁止在食用动物育种中使用一些关键抗生素。改革将在三年内生效。这是几十年来联邦政府第一次开始严格限制抗生素在家畜饲养中的广泛使用。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如此强硬的原因之一是环境发生了变化,大量研究已经证明,一些对人类健康非常重要的药物的有效性被削弱,一些对抗生素有耐药性的细菌导致的死亡人数激增,从而增加了采取行动的呼声。

食品生产商不得不宣布他们将遵守新的规则来响应这一号召。

其次,监管规则已经改变。此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规定禁止在饲料中使用抗生素,这引起了农民和制药公司的反对。这一次,斗争只针对农民,通过更宽松的方法,如信息披露和限制抗生素的使用范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要求抗生素制造商改变标签,以便农民可以再次使用这种药物刺激动物生长,这是非法的,而制药公司将不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还要求有执照的兽医监督抗生素的使用。这实际上要求农民和牧场主在他们想给他们的动物使用抗生素之前获得处方。以前,畜禽生产商在当地饲料商店购买抗生素不需要处方,也没有任何监管。

从美国的例子来看,中国限制抗生素使用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

根据农业部的网站,已经有两位NPC代表提出了关于兽医抗生素监管和标准化使用的建议。从农业部兽医局的答复来看,对兽用抗生素的使用也有各种严格的限制。对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的批准、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的监管和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的使用都有严格的规定。

用兽医局自己的话说,“我们将对兽药标签和说明书实施标准化行动,严厉打击严重影响兽药安全使用的非法行为,如擅自改变标签和说明书的适应症、用途和剂量;为加强兽药安全使用的技术培训和指导,先后发布了禁用和限用兽药清单和兽药停药期规定。

”尽管有这么多的规定,但是兽用抗生素的使用并未得到根本扭转。“尽管有这么多规定,兽医抗生素的使用并没有从根本上逆转。

有什么问题吗?首先,非法成本低。

《兽药管理条例》第62条规定:“对饲喂违禁药物和其他化合物的动物及其产品进行无害化处理;对违法单位处以1万元至5万元罚款;给他人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这意味着,非法使用抗生素的机构和个人即使被执法人员发现,也最多只需罚款5万元,与他们使用抗生素的收入相比,罚款为9牛一美分。

第二,抗生素药物残留监测体系不完善。

如果含有抗生素残留的农产品在严格检疫后更难进入市场,生产者将有动机减少抗生素药物的使用,从而达到从源头减少抗生素使用的目的。

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减少抗生素的使用后农业生产者的收入是否会减少。

如果有一种药物在技术上可以降低没有抗生素的动物的发病率,那么生产者自然会放弃抗生素,这取决于饲料工业的技术进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