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专题学者:需要促进“一带一路”与文化产业的有效结合

“一带一路”倡议成立四年后,不仅成为中国国家战略的核心内容,也成为国际合作的主要焦点。

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与“一带一路”相关的53个国家投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签订对外承包工程新合同8158份,新合同价值1260.3亿美元,同比增长36%,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新合同的51%。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同比增长9.7%,占同期总额的47.7%。

与此同时,文化产业日益成为中国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化部近期发布的“十三五”规划特别强调“坚持创新驱动,以推动供给侧改革为主线,推进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提高质量和效率,实现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战略目标”。

二者的结合将会产生巨大的生命力,成为具有重大国家战略意义和实用价值的重要起点。

换句话说,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依托国际视野,努力促进文化产业与新城建设的有效结合。

正如文化部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主任周帆教授所说,“一带一路,最重要的是文化共鸣;经济互利是短暂的,而文化认同是一个将造福于现在和未来的重大事件。”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也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包含了交流、多样性和跨文化对话的多重信息,也与繁荣和发展有关。

许多学者表示,当前,要进一步凝聚各方智慧和力量,顺应历史潮流,努力推动“一带一路”与文化产业的有效结合,为国家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之路做出贡献。

文化部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会员、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玉东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的第一个创举,不是中国的独奏曲,而是各国的交响乐。

“一带一路”经过的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体制、人民素质、性格和禀赋缺乏真正的了解。传统形象可能不适应当前“一带一路”所蕴含的互利共赢精神。中国精神气质的象征是梅花和牡丹,即坚韧、开放和包容。这种精神气质应该得到他人的认可和认可,以促进合作。”

姚玉东预测,到203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然后“一带一路”将有更大的影响力,因为中国的硬实力非常强大。

此外,世界主要央行即将收缩资产负债表,因此它们无法为世界经济提供流动性,未来将主要依靠人民币补充流动性。

我能在哪里填充它?也许优先考虑的是“一带一路”,这是不可避免的需求。

做好工作既需要软实力,也需要硬实力,还要经营“一带一路”梅花牡丹创意产业和城市论坛。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论坛的制度化运作,“一带一路”能够成为中国发起、世界各国参与的交响乐,成为推动全球化的重要动力和辉煌篇章。

梅花牡丹文化创意基金会主席兼乐视财经CEO王永利表示,“一带一路”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提出的。最初一轮全球化开始萎缩,出现了所谓的反全球化担忧。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对重新探索全球化的新模式或新路径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没有自己的全球化战略理论,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从这个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和金融项目,也是一项与全球发展相关的重大战略。

总编辑水皮还说,“一带一路”倡议在短期内肯定是关于利益交换,而在长期内应该寻求一种价值的承认和整合。

所谓的全球利益共同体是可以相互承认的。

如果我们在“一带一路”的发展中能够注意到这一点,我们就应该能够避免许多价值观和文化上的冲突。

因此,我们应该尽力在不同的文化中找到共同点。

“一带一路”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国家,文化是不可分割的。

我们可以看到,历史上所有交通和商业的发展必将推动整个文明沿着这条道路前进。一旦交通业务下滑,一系列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即使经济和金融影响不那么大,仍然有许多东西可以在文化领域挖掘发挥巨大作用。

因此,文化的这一方面必须放在首位。

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关庆友认为,“一带一路”不仅仅是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不仅仅是优势产能的合作,更是文化产业的贸易和相互投资。

一方面,我们有遗产;另一方面,我们必须传播我们优秀的文化。

我们也欢迎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优秀文化传播到中国,成为中国人民的流行文化产品和潮流。

继承和传播都非常重要,可能会影响几千年。

关庆友说,在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高度重视文化文明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中华文明始终倡导与文化和谐相处,君子和而不同,求同存异。我认为它非常好。

中华文明可以接受和容纳世界上不同的文明和文化。

关庆友还说,要讲一个好的中国故事,叙事应该宏大。

同时,着陆应该是微观的。

文化的品牌与城市的名片是一致的。

“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包括许多城市,还有许多重要和著名的城市。

许多城市也参与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地区。

这种城市名片和文化品牌的塑造如何结合,如何打造出本地区有特色的名片,如何打造出有特色的文化产品?“一带一路”沿线的城市差异是非常大的,每个城市的情况都非常不一样,怎么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利用我们的创意把城市名片和本地优势资源结合起来,打造出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名片、文化产品?这还需要深度挖掘。这种城市名片如何与文化品牌的创造相结合,如何在该地区创造独特的名片,如何创造独特的文化产品?“一带一路”沿线的城市非常不同,每个城市的情况也非常不同。如何利用我们的创造力将城市名片与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本土优势资源结合起来,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名片和文化产品?这也需要深挖。

我们应该考虑允许不同文化背景和习俗的城市在“一带一路”完善他们的名片,同时互相宽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认为,我们目前推动“一带一路”发展的战略是更系统的顶层设计、一些宏大的叙事和一些按照既定思路逐步推进。

现在为了适应这个时代的特殊背景,我们可能不得不从一些相对较小的东西开始,小的文化产品,以及一些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沿着“一带一路”线喜欢的东西。这可能是未来考虑的重点。这个项目是一项国家战略,但真正能深入推进的可能是一些小事。

杨涛说,将来我们可能会更加关注人民。

着眼于私营部门的推动,我们需要更多的视角来看待其他人真正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单方面从供应上推波助澜。

这可能需要我们更准确地考虑不同国家和背景的文化和市场需求。

梅花和牡丹是我们希望进行的文化交流的核心。

这时,我遇到了过去中国传统文化对梅花和牡丹的诠释,这种诠释能与人类产生共鸣,尤其是在共识层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东方文化与城市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斌表示,文化产业是最核心、最有效的文化交流形式。

中国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后发道路,刚刚赶上新的互联网传输模式。

在这样的逻辑下,为了搞好“一带一路”的文化交流,建议采取一种由易到难、惠及所有国家的方法。

一是提炼共同的文化需求,二是发挥每个人的创造力,三是企业之间的密切合作,四是社区化的政策协调。

“从产业法律的角度来看,文化背后的大众文化产品有许多共同的法律。例如,畅销世界各地的电视剧都有戏剧性起伏的特点。

全世界的人都有共同的需求。这些是隐藏在表面文化产品下的规律。

”黄斌说。

黄斌呼吁社群主义政策来做到这一点。文化政策是每个政府最关心的政策。借助互联网社区的逻辑社群主义政策,我们可以谈论与不同民族和文化群体合作的不同方式。

发表评论